河南人“种”钻石7天长出来 这届年轻人离“克拉自由”更近了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唐朝金实习生高岩刘佳慧张赢文李博摄影通讯员张振强)有人说,20世纪最好的营销,是与钻石有关的爱情。   当象征着爱情的钻戒,被单膝跪地的男人从包装精美的盒子里打开,举过头顶,套在女人的无名指上,这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仿佛已经有了白头到老的勇气。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钻石成为万千女人的梦寐以求,而高不可攀的价格又成为男人的公敌。   男人们也不必气馁,当培育钻石以“刺客”的身份背刺天然钻石,当“冰箱里的冰”以三分之一的价格冲击“河里的冰”,并且“冰箱里的冰”个头更大、更纯净、色彩更多时,钻石自由近在眼前。   而帮助痴情男女实现钻石自由的是培育钻石,全球最大的培育钻石产业集群,就在河南。   多个珠宝品牌试水培育钻石   8月3日,农历七夕前一天。位于郑州凯旋广场二楼的中南钻石体验店,在灯光的照射下,柜台里的钻石璀璨夺目,熠熠生辉。   作为郑州首家培育钻石体验店,店内钻石都是培育钻石,英文名叫Laboratory Grown Diamond,直译过来就是“实验室生长出来的钻石”。而这些钻石全部来自河南方城的中南钻石。   据中南钻石店导购员介绍,年轻人对培育钻石接受程度比较高,自开业以来,遇到特定节日,销量增长明显。从消费人群来看,来门店体验和消费的群体主要是年轻人,老年群体比较少。另外,门店销售比较好的培育钻石一般在50~70分。   记者走访时发现,除了位于郑州建业凯旋广场二楼的中南钻石门店外,周生生、金伯利钻石、六福珠宝、诗普琳、DR、谢瑞麟等珠宝品牌门店只销售天然钻石产品,并未有培育钻石产品上架。   除了郑州,位于上海静安区的一家珠宝店里,培育钻石也早以天然钻石三分之一的价格,和后者同台竞争。   在更南边的深圳,2020年深圳中嘉恒美科技有限公司已经推出培育钻石品牌“小白光”,其主推的“克拉自由”“一克拉婚戒”系列,在行业内名声大噪。   不只中国,培育钻石还吸引了此前持否定态度的全球钻石巨头戴比尔斯亲自下场。而“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正是出自戴比尔斯。   2018年,人造水晶制造商施华洛世奇(Swarovski)推出白色培育钻石并收购培育钻石品牌Diama;戴比尔斯也在这一年调转船头,推出了自己的培育钻石品牌。2021年5月,珠宝商潘多拉(Pandora)宣布将不再出售天然开采的钻石,完全转向培育钻石。   一石激起千层浪。随着戴比尔斯等钻石巨头的转向,培育钻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火起来。尽管这把火可能尚未传导到消费端,但在二级市场,培育钻石概念的火,让投资者感受得更为真切。   Wind数据统计显示,4月27日以来,A股市场开启了一轮反弹行情,截至7月28日培育钻石指数涨幅达到79.34%,其中力量钻石累计涨幅达87.53%、四方达累计涨幅达93.79%、中兵红箭累计涨幅达87.70%、国机精工累计涨幅达99.93%。   天然钻石和培育钻石之争   一个新的产品出现,对旧的产品体系出现冲击之时,往往会遭到旧势力的“抵抗”甚至阻挠。   这一如培育钻石到底是不是钻石的争论。   1886年,南非发现储量丰富的钻石矿。两年之后,英国人 Cecil Rhodes 成立戴比尔斯联合矿业有限公司,掌握了南非各大矿场,并逐步扩张。最鼎盛时期,戴比尔斯控制了全球85%以上的天然钻石毛坯生产,并在1947年推出“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的广告词。   相较于天然钻石的历史悠久,培育钻石出现得相对较晚。   1956年,美国GE公司制造出首颗人造金刚石。1963年,中国的第一颗人造金刚石诞生。但是,早期的人造金刚石都用于工业领域,在色泽、净度等方面还不足以达到宝石的要求。   据黄河旋风总工程师王裕昌介绍,真正出现消费级则到2012年之后。2016年前后,中国采用高温高压法(国外多用化学气相沉积法)生产的无色小颗粒培育钻石,开始尝试小批量生产和销售。目前,3-8克拉高等级培育钻石毛坯进入量产阶段。   和天然钻石一样,培育钻石也是碳元素,只不过一个在地下通过特定的地质条件,深埋上亿年,培育钻石则在是工厂里,利用高温、高压的手段,经一周或者几十天的生长而成。两者的物流特性和化学特性一样。培育钻石和天然钻石,“用业内的话说,两者的区别,类似‘河里的冰’和‘冰箱里的冰’的区别。这种原子级的区别,肉眼无法分辨,只能在特定的仪器下,才能分出。”一位长期研究人造金刚石行业的分析师表示。   尽管如此,但在最开始,行业对培育钻石的态度并不认可。尤其是以戴比尔斯为代表的钻石企业,一再发表“只专注天然钻石”的声明,与培育钻石划清界限。   “这种不认可背后,其实更多是利益之争。以戴比尔斯为代表的钻石厂家,控制着天然钻石的产业链,可以做到通吃。但培育钻石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垄断,自然会遭受相关利益方的抵制。”上述券商分析师表示。   不过,事情总是向前发展。2008年之后,随着天然钻石开采量骤降,再加上欧美消费者对培育钻石的高度认可,这种争执最终告一段落。   2018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修改了钻石的定义,在原本的定义中删去“天然”一词,将天然钻石和培育钻石都统一归类为钻石。   至此,培育钻石的身份得到认可。   河南培育钻石为何能“占领”全球   在钻石行业有句话叫,“世界培育钻石看中国,中国培育钻石看河南”。行业数据显示,全球一半的培育钻石产能在中国,而中国的80%产能则来自河南。   说到河南培育钻石,就不得不提郑州三磨所。   1963年,中国第一颗人造金刚石就是在郑州三磨所问世。两年后,中国第一台‘铰链式六面顶压机’在郑州研发成功,人造金刚石在我国进入产业化阶段。郑州三磨所也随之成为中国磨具磨料界的“黄埔军校”。   上世纪80年代,郑州三磨所工程师冯金章回到家乡,在商丘柘城创办金刚石厂,培养了一大批技术工人。而力量钻石的创始人邵大勇,就在此工作过。而前不久刚刚登陆北交所的惠丰钻石,同样来自柘城。凭借着金刚石产业,柘城被称为“钻石之都”。   另外,郑州三磨所还与黄河实业合作,成立黄河旋风,其他和郑州三磨所有深度合作的还有南阳市的中南钻石。此外,原本就在郑州的四方达、富耐克等超硬材料企业,也与郑州三磨所有合作。2017年,郑州三磨所通过重组被纳入上市公司轴研科技,后更名为国机精工。   除了人才和企业的集聚为河南超硬材料行业的发展打下了基础之外,在王裕昌看来,装备制造水平,也是河南能够成为全球培育钻石中心的重要原因。   “同国外培育钻石厂家选择两面顶压机相比,国内厂家均选择六面顶压机,六面顶压机的广泛推广,使得河南的培育钻石产业快速实现规模化生产。”王裕昌表示。   那么,河南的培育钻石产业到底有多牛?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培育钻石前三强中南钻石、黄河旋风和力量钻石,均为河南企业。   而就在8月2日,惠丰钻石发布公告称,目前公司研发的培育钻石已达到可售标准,目前产品质量仍在进一步优化中。   离“克拉自由”有多远?   随着培育钻石合成技术水平的提高,高等级培育钻石进入量产阶段,培育钻石的单位成本大幅下降,“克拉自由”至少从价格上看,距离普通人又近了一步。   根据贝恩咨询数据,用化学气相沉积法合成的1克拉裸钻成本,已经由 2008年的4000美元大幅下降至2018年的 300~500美元。   根据力量钻石招股说明书,其用高温高压法合成的培育钻石毛坯成本在2020年1克拉差不多90元。   同动辄一克拉数万元的天然钻石相比,培育钻石的价格相对亲民很多。不过,这个价格只是厂商的“出厂批发价”,最终到达消费者手中,还需要经过设计、切割、打磨、抛光等一系列加工处理,如果再加上配饰、品牌溢价的话,价格会更高。   在市场人士看来,虽然培育钻石从价格、大小等多方面对消费者产生吸引力,市场的规模也在急剧膨胀,但天然钻石涵盖的情感价值,目前培育钻石,仍做不到。   “培育钻石相比之下仍然是一个全新的产品,在短时间内,还不能够完全取代或者是成为天然钻石的竞争产品。培育钻石的发展需要对消费者进行持续的市场教育,这都需要强有力的门店网络来支撑。如果单纯是新晋品牌的营销,则很难带动整个市场。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品类,只有进入的品牌或者门店网络足够多,才能形成对市场的推动效应。否则,由于门店过少,大量的广告宣传无法引导消费者到门店去,会导致商业模式的不可持续。”相关行业人士表示。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