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量化思勰投资合伙人吴家麒:程序化交易不是市场下跌的原因 人性的弱点才是

思勰投资是今年年初新晋的百亿量化私募管理人,以CTA策略起家,随后上线了指增等股票策略,在CTA和股票两大策略类型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属于业内少有两者兼顾且有不错表现的管理人,旗下中证500指数增强策略成立以来年化46.02%,在百亿量化中处于业绩第一梯队。  今年五月份CTA策略“大火出圈”之时,思勰投资认为市场预期过高,不建议投资者此时追高;相反,在4月末的股票策略会上,A股行情最低迷之时,思勰投资提示多头策略的买点已到,建议投资者低位布局。思勰投资创始合伙人兼总经理吴家麒8月初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目前市场点位仍偏低估,适合买入指增产品;而CTA经历前期一轮较大调整之后,风险已经得到部分释放,可以开始关注。”  随着量化私募的快速发展,行业“卷”成风气。吴家麒认为,“量化是智力密集型行业,需要很多聪明人去做事。所谓‘卷’,更多体现在人才梯队的建设方面。机器会折旧、更迭,但人才不会贬值。量化管理人构建核心竞争力,需要在企业文化和细节处下功夫,让所有成员都能发自内心地奔着同一个目标去发挥最大能量。”  指增是量化主赛道  思勰投资由三位合伙人于2016年创立,分别是陈磐颖、吴家麒、李苏苏。陈磐颖曾供职于高盛和德邵基金(DE Shaw),目前负责投研策略,吴家麒负责市场运营和公司管理,两人是复旦附中同学;吴家麒和IT负责人李苏苏则是前同事。这三位合伙人均有超过10年的量化从业经验,为思勰投资整体的投研框架以及产品运作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思勰投资成立初期,首先上线的是短周期CTA策略,很快在激烈的竞争中崭露头角,随着投研力量的加强和策略的迭代,市场中性、指数增强等策略也相继上线,最终形成以股票策略和CTA策略并重的业务格局。经过几年时间的沉淀和发展,思勰投资目前拥有60多位员工,其中投研团队40人,并于今年年初跻身“百亿量化俱乐部”。  思勰投资的中证500指增策略收益在头部量化私募中排名居于前列,成立以来,年化收益达到46.02%,最大回撤8.61%,夏普达到2.01,并且去年9月以来中证500指数大跌,思勰中证500指增策略仍取得了19.08%的正收益(截至8月5日)。  资金相对拥挤的赛道,超额收益也会相应地下降,指数增强也是如此。吴家麒介绍道,国内的指数增强策略仍有广阔的发展空间,目前超额收益年化仍可以达到15%左右;而对比海外成熟市场,美国量化指增产品能做到2%-3%已属难得了。  “中美量化指增的超额收益差异与管理人自身能力并无明显关系,主要原因是美国资本市场已经发展得相对成熟,量化资金所占比重较高,大量的资金聚集于此,超额自然会不断下降。”吴家麒表示。  目前来看,指增、中性等产品依然是国内大中型量化私募的主赛道。“一方面,股票类策略受众面最广、市场接受度最高;另一方面,指增策略的容量较大,是目前可容纳资金量最大的量化策略。除了这些主战场外,有的私募管理人还在开辟期权、可转债等副战场,避免与大部队‘正面交锋’,但相应地,策略容量会受到严格限制。”吴家麒解释道。  今年4月,指数接连下挫,悲观情绪蔓延,整个市场进入冰点,但思勰投资基于对市场的观察和判断,认为长线投资机会正在酝酿。对此,思勰投资在4月22日召开股票策略会,提示买点已到,在极度悲观之后,多头策略反而是最值得关注的,建议投资者乐观看待并积极布局指数增强策略。  在此次采访中,吴家麒也对记者表示,“对于追求高收益率、能承受一定波动的投资者而言,多头策略肯定是不二之选。而在市场点位的选择上,追涨杀跌是天性,但并不理性,选择较低点位入场,从长期来看,肯定是更为有利的选择。目前中证500指数的估值仍处于历史低位,未来上涨空间还是非常大的。另外,相比主观多头,量化指增持仓分散,风格和板块依赖弱于主观,相对更稳健,确定性更强,当前时点可以同时赚取贝塔和阿尔法的收益。”  指增设预警止损并非最佳选择  今年早些时候,不少量化私募产品跌破预警线。对此,吴家麒表示,“今年量化产品普跌的主因是市场下跌,也就是贝塔出现了问题,而非阿尔法。中证500指数本轮跌幅超过30%,如果私募管理人的预警止损设在0.7,就容易跌破预警止损线。”  思勰投资认为,根据行业惯例在指增产品上设置预警止损线存在一定的不合理性。吴家麒表示,“这轮指增下跌的主因不是阿尔法,而是贝塔,既然管理人的投资能力不存在问题,轻率止损就错失了加仓良机,是不理性的。”  吴家麒介绍道,更好的选择可能是一旦产品(包括封闭产品)跌破一定净值时,可以临时开放,将退出与否的选择权交给投资者,而不是一刀切地用预警止损线强制减仓、平仓。  截至目前,思勰投资旗下所有产品都未曾发生过预警、止损。除却业绩相对不错、预警止损线设置合理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当某种策略过热时,思勰会有意识地控制该策略的对外募集。  比如,今年四五月份CTA策略爆火,思勰投资的中周期CTA线上发布会同时有2千多人在线观看,但是在会上,吴家麒明确表示暂时不对外发售中周期CTA相关产品。  吴家麒谈到,“四五月份时,CTA策略一枝独秀,我们明显感受到大家对于CTA的收益预期过高,因此在市场推广中规避了CTA.随后,6月初CTA策略出现罕见大跌,更有甚者,部分产品今年以来的收益被全部抹平,这是前期积累的风险最终释放的结果。金融市场是具有周期性的,市场最火的时候卖最热的产品,往往会得到最差的结果——让客户亏损。这不是思勰的初衷。”  “当然,经历过这一波下跌,CTA的配置价值又在重新回归,投资者可以多加关注。”吴家麒如此表示。  程序化交易“不背锅”  中国的量化投资历经近十年发展,投资者对于量化私募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但是也会有投资者担忧程序化交易会带来类似美股2020年三四月份的踩踏行情。  针对市场的疑虑,吴家麒认为,其实不论是横向还是纵向对比,程序化交易都不是市场下跌的主因,人性的弱点才是。  从横向来看,美股市场的程序化交易占比较高,波动率却比中国市场低。从纵向来看,A股市场在2007年、2008年、2015年大跌,而当时程序化交易才刚起步,市场的大跌与之无关。而近几年,伴随着程序化参与市场交易的逐步深入,A股的波动反而变小。  吴家麒分析道,“第一,使用程序化交易的管理人相对更专业,而机构投资人占比越高的市场会越理性、稳定。第二,量化策略倾向于投资一篮子(比如500只)股票,风险更分散,对单一个股走势的影响有限。第三,量化实质上就是赚市场非理性的钱,因而可以从某种程度抑制市场的非理性行为,增强市场流动性、提升定价效率,帮助市场更健康发展。”  而对于极端行情下某些同质化策略形成共振,在某个时间点形成一致的卖盘压力并对市场造成冲击的担忧,吴家麒认为其本质还是人性的弱点,“即使现在禁掉程序化交易,也不能规避市场的极端行情,因为核心在于人性的弱点。”   “汽车刚发明出来的时候,一样存在很多争论,因为它虽然比马车快,但可能会造成交通事故。如果因此就停止汽车的生产、研发,显然是不理智的行为。程序化的处境也是如此。”吴家麒举例道。  吴家麒同时表示,对于一家量化机构而言,加强内部合规制度建设、流程建设和运营规范,同时与投资者以及监管部门保持充分地沟通,对客户疑虑积极解惑,对监管政策的积极响应,也是一家量化管理人的应尽之责。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