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供应链压力持续、航运企业增长强劲 运价下半年能否正常化

在过去一年多繁忙不堪的全球航运业在今年下半年可能将迎来增速放缓。  当地时间12日,德国最大的集装箱运输公司赫伯罗特(Hapag-Lloyd)公布的财报显示,该公司第一季度收入和利润实现增长,运输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变化不大,并预计第二季度的业务量也会很强劲。但该公司也表示,尽管当前全球供应链仍在面临巨大的压力,“这种情况预计将在今年下半年得到改善”。  赫伯罗特在其季度财务报告中说,全球经济疲软和持续的供应链中断将减缓今年的行业增长。  航运咨询公司Seabury也预测称,今年全球集装箱吞吐量料将同比增长2.6%,而去年的增速则为6.6%。  根据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与Freightos推出的全球集装箱货运指数(Freightos Baltic Index),截至本周,从中国/东亚至北美西海岸的航运价格为12189美元/40英尺标准集装箱(FEU),比四周前下降了超过22%。不过,这一价格仍是2021年4月底(5939美元/FEU)的一倍多。主要航线空白航期和即期价格变化  运价下半年能否正常化?  国际航运研究及咨询机构德鲁里(Drewry)分析师希尼(Simon Heaney)认为,最近的空白航期是由持续的运营瓶颈和需求下降的双重威胁所驱动的。  “这对托运人来说是一种复杂因素交织的情况,但从现货价格的逐步降低来看,似乎需求下降的影响更大。”他说。  为了帮助保持盈利能力和抵消需求的疲软,赫伯罗特和其他主要承运商在过去一个月里集体针对三个主要贸易通道取消了一定数量的航班。根据数据提供商Xeneta的数据,亚洲至美国西海岸的航班被取消最多,共63个,约占运力的25%;亚洲至美国东海岸减少的航班最少,约占10%的运力;在亚洲至北欧航线上,约13%的运力被取消,即期运价下降的幅度也最大。  全球最大的集装箱承运输公司马士基常被视为全球贸易的风向标,该公司每六个承运的集装箱中就有一个通过海上运输。今年第一季度,该公司报告收入增长55%,达到193亿美元,净利润增加一倍多,达到68亿美元,创造了公司成立114年以来的历史纪录。但马士基警告说,尽管如此,经济风险仍在不断增加,比如潜在的滞胀威胁。该公司称,第一季度的货运量由于供应瓶颈而下降了7%,但运费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了71%。  马士基预测,2022年全球集装箱需求的增长在-1%至+1%之间,而之前的预测范围则为增长2%至4%。马士基首席执行官施索仁(Sren Skou)说,目前第二季度的发展态势与第一季度非常相似,但“我们认为下半年会放缓,回归正常化……我们看到经济中的风险正在增加”。  施索仁补充说:“有相当多的因素表明,我们将在下半年和明年看到更轻微的增长。”他称,欧洲和美国的消费者和商业信心正在下降,主要制造业经济体出口的订单也在下降。  荷兰国际集团ING国际贸易高级经济学家孔宁斯(Joanna Konings)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供应端仍面临产能不足的问题。“最新的全球供应链压力指数显示,压力仍处于历史高位,鉴于环境极度动荡,我们预计今年供应链中断不会大幅缓解。尽管欧盟和美国等经济体需求疲软将缓解供应链紧张的压力,但目前的积压足以让供应链全年保持紧张状态。我们预计这些不利因素将导致贸易增长幅度在1%到2%之间。”她称。来源:Freightos  IMF:“不稳定”的航运成本是全球通胀的重要驱动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近日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提出,“不稳定”的全球航运成本是全球通货膨胀的一个重要驱动力。当运费翻倍时,通胀率会上升约0.7个百分点。“最重要的是,这种影响是相当持久的。在(运费上涨)一年后达到顶峰,并持续长达18个月。这意味着在2021年观察到的航运成本的增加可能会使2022年的通货膨胀率增加约1.5个百分点。”该报告提出。  IMF称,在2020年3月之后的18个月里,世界跨洋贸易航线上的集装箱运输成本增加了7倍,大宗商品的运输成本飙升得更多。报告研究表明,这些更高成本引发的通胀影响将在今年年底前继续累积。  “虽然航运价格对通货膨胀的传导小于燃料或食品价格,但航运成本的波动性更大。因此,全球航运价格变化对通货膨胀变化的贡献,在量化上类似于全球石油和食品价格冲击所产生的变化。”IMF在上述报告中写道。  IMF的分析显示,较高的航运成本会在两个月内冲击码头上的进口货物价格,并迅速传导到生产者价格,但对消费者在收银机前支付的价格的影响则是逐步积累的,会在12个月后达到高峰。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