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太原水西门遇险,躲避危险还临场指挥交通

“七七”事变之后,日本侵略军为了控制整个华北,进而占领全中国,在侵占北平、天津之后,又分兵沿平绥铁路西上,攻破了南口、张家口,继而进逼晋西北的重镇大同。直到“八一三”事变以后,蒋介石才迫不得已的接受了共产党联合抗日的主张,红军改组为八路军以后的9 月 3 日,八路军一二零师主力东渡黄河入晋。同一天周恩来与彭德怀、聂荣臻、萧克、程子华等人乘火车离开西安准备经潼关渡过黄河进入山西。而周恩来的这次遇险就是发生在太原。本来喊着“要死守太原”、“与太原共存亡”的阎锡山,面对着日本人的进攻,竟然放弃了自己的老巢,提前开溜了,只留下了傅作义守卫太原。1937年11月5日,日军逼近太原市郊,并且对太原城开始了轰炸。由于国民党官员督建防御工事官员的腐败,偷工减料,导致防御工事根本就不能起到作用,防御阵地纷纷丢失。日军占领太原四周高地开始了对太原的炮轰(太原周围高),导致城内异常混乱。由于阎锡山,黄绍斌等已撤走,太原虽有傅作义守城,但是周恩来认定太原守不了几天,于是打算撤出。此时的太原城国民党机关人员到处撤退非常混乱,唯有共产党办事处依旧如初。周副主席的警卫员廖其康和办事处机要员李金德,一再催促周恩来,要他尽早离开。但周恩来仍旧不急不躁,安之若素,一直工作到晚上,把所有应办理的事情办完,这才起身,收拾了一下,对廖其康和李金德说:“我们走吧!”这时,办事处的同志已分批撤走了,只剩下了周恩来、彭雪枫、廖其康、李金德、王选文、张震和司机 7 个人。此时的太原城东、南、北三面城郊都已被日军占领,只有西面未占。西面出城不远,便是汾河,河宽几百米米,河水滚滚。河上没有渡船,只有两座陈旧不堪可单车通行的木桥。南边的一座已被日机炸毁,仅剩北边的一座尚可通行。当时太原城西边有两个门,一个叫旱西门(感谢两位读者的指正,开始写的是大西门),一个叫水西门。周恩来等一行,离开办事处后,在夜幕下直奔水西门。当汽车开到水西门的时候,水西门早已被守城部队用沙袋堵死了。彭雪枫立即下车,与守门军官交涉,好说歹说,守门军官就是不答应,一定要傅作义亲自批准,才放出城。彭雪枫虽然很气,但也别无他法,只好向周恩来说了一声,让周恩来和其他同志下车暂等,自己前往城防司令部,去找傅作义。傅作义一听来意,就立马写下了手谕。彭雪枫拿着傅作义的手谕返回水西门交给了守门军官。但是由于战争的原因,这时城门已经封死,要扒开很难,但门旁事先挖了一个人行暗道,用沙袋囤着,以备急需。守门军官令士兵搬掉沙袋,露出暗道。暗道很窄,汽车根本无法通过,周副主席只好将汽车丢掉,提上随身携带的电台和必需的物资,通过暗道,出了太原城。此时,城外混乱已极:马路上,军车、装甲车,你挨我我挨你;马路两旁,全是国民党的残兵败将。逃难的老百姓,携儿带女则被挤在马路两边的田地里。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有两辆车在桥上对峙起来,互不相让。如此多的人员汇集在桥上,如果日军来了那后果将不可估计。面对如此情况下,身系百姓的的周恩来怎么会无动于衷,他立马对在侧的傅作义部的一位守城军官交待,要他马上下令,让部队原地待命,不得与逃难群众争路,抢道,严禁打骂百姓。并马上组织工程兵抢修桥面,派人疏导交通,务于次日拂晓之前,让拥挤在桥头的众多老百姓通过这座汾河桥。周恩来不但下了命令,自己还参与其中。一方面,他协助城防军官劝导东来的车辆退回桥面,一面协助组织工兵清理丢弃在桥头的物资,以利修理桥面。直等到疏导、清理和修理等工作就绪,他这才低声命令大家迅速过桥,并嘱咐:“文件要保管好,电台也要带好,一个紧跟一个,不要掉队!”走着走着前面有一处桥板已被装甲车轧断,一辆装甲车还停在那里,挡住了去路,空手人也难通过。周恩来当机立断,命令大家丢掉个人用品,全力以赴,把办事处的档案、电台等重要物资你扶我扛地弄过去。踩着桥上的丢弃物,从车辆、牲口中穿行,走了一段,又是一处难行之处,桥面塌陷,桥板已经掉到水里,只有一条宽不逾尺的活动木板架在塌陷的地方,踩上去颤颤悠悠,弄不好就会掉进河里。周恩来在前,大家在后,一个牵着一个,一步一步往前挪。总理过去之后,又一个一个把大家接应过去。然后又是穿越丢弃物,绕过车辆、牲口。不到 1000 米的木桥,大家在寒风中借着微弱的星光走得满身是汗,走了几十分钟才穿过去。这次撤离,由于周恩来指挥大家连夜闯过了木桥,才没有遭到空袭,当时在桥上的百姓也没有遭到重大损失。三天后,虽然傅作义指挥守城部队与日军展开了殊死拼杀,但是还是失败,只能退出太原。周恩来在撤出时,不顾个人安危,处处为群众着想,疏导逃难群众和溃退官兵,免遭敌机轰炸、扫射的行为,正是他伟大品格的体现。朱德对周恩来的最后告别,元帅希望人们应该多了解总理的革命历史朱老总希望我们明白周总理的革命历史,我希望通过这些文章能让大家知道周总理的革命历史,知道周总理的伟大之处,永远缅怀周总理。(文笔有限,有些地方描写不生动的请见谅)

标签

发表评论